第1章:一朝失勢,人不如狗

不過是天青王酒後寵幸的侍。記憶中母親地位低下,在後宮中到排,最終鬱鬱寡歡,投井而死。年的蘇寒自母親死後便得皇後寵,收宮中與大皇子一起養育,十年來深厚,蘇寒將皇後以親生母親對待。蘇寒天賦異稟,不僅是九皇子,更早早覺醒了罕見的天龍戰。這些年來。蘇寒為了報答皇後的養育之恩,十多歲就加了天青軍,征戰四方,灑疆場!為的就是讓大皇子獲得朝支援,穩坐太子之位,一個月前,他班師回朝。皇後為他設宴慶功,但蘇寒沒想到...“不!母親,你為何要奪我龍魂?!”

“母親?憑你也配當本宮的兒子,你不過是卑賤宮所生的野種,不怕告訴你……你母親就是我派人死的!”

“小賤種,當年本宮收養你,為的隻是你的天龍戰,讓你參軍也隻是為了以戰養魂,如今你的龍魂已,是時候嫁接在我兒,讓我兒的天凰戰,晉升到龍凰聖了!”

蘇寒猛然從床上驚起,目眥裂,渾上下更是冷汗如雨,似是做了一個噩夢。

“不!”

“那不是噩夢!”

“我的天龍戰,我的龍魂,都被奪走了!”

“皇後,十年來我將你當做親生母親一般侍奉,沒想到你竟然心積慮的謀害我十年,可笑啊,可笑啊!!”

蘇寒渾抖,眼睛似有淚流出,一滔天的震怒和殺意自心頭湧起,旋即又彷彿瘋了般自嘲的張狂大笑。

蘇寒出卑微,母親不過是天青王酒後寵幸的侍。

記憶中母親地位低下,在後宮中到排,最終鬱鬱寡歡,投井而死。

年的蘇寒自母親死後便得皇後寵,收宮中與大皇子一起養育,十年來深厚,蘇寒將皇後以親生母親對待。

蘇寒天賦異稟,不僅是九皇子,更早早覺醒了罕見的天龍戰。

這些年來。

蘇寒為了報答皇後的養育之恩,十多歲就加了天青軍,征戰四方,灑疆場!

為的就是讓大皇子獲得朝支援,穩坐太子之位,

一個月前,他班師回朝。

皇後為他設宴慶功,但蘇寒沒想到,皇後竟會在他的酒裡下藥,奪走了他的龍魂!

荒天古界有一個特殊質榜,記錄著有史以來最強的三千種特殊質,每一種都堪稱天驕。

大皇子原本擁有天凰戰,僅排名一千多,但得到自己的龍魂後,晉升為龍凰聖,排名一百零八!

擁有龍凰聖的大皇子,從此為人中龍,一代天驕!

而蘇寒,被奪去龍魂,此生隻能淪為廢人。

十年真一朝散!

“毒婦,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,將這份痛苦與仇恨,千百倍的還給你!”

蘇寒雙拳握,渾抖,雙眼滿是。

滔天的恨意和強烈的殺意充斥著他的心神,刻骨銘心!

吱呀!

一道倩影,此時推門而。

“小寒,你醒了!”

驚喜的聲音響起,旋即蘇寒便是看見了一位十六七歲的白。

渾無瑕無垢,青如瀑,玉潔白,一張如畫容,貝齒晶瑩。

一眼去,如仙子臨塵,奐,更有一溫婉如水的氣質。

不過其臉頰,卻是顯得格外的蒼白與虛弱。

“雲仙姐姐!”

蘇寒看著陸雲仙,眼神變得和了一些。

這是他母親收養的養,卻比親姐姐還要親。

噗嗤!

陸雲仙剛準備說話,臉頰瞬間蒼白起來,一口鮮忍不住噴了出來,染紅蘇寒的頭發。

“雲仙姐姐,你怎麼了!”

蘇寒大驚,急忙扶住陸雲仙,他這時候才發現旁竟然放著一個沾染鮮的瓷碗,其中更有異香傳出。

一時之間,蘇寒心如刀絞,淚流滿麵!

陸雲仙擁有罕見的青木靈,其靈堪比丹藥,擁有極強的治癒能力,傳言大之後更可以生死人白骨。

難道這些日子,雲仙姐姐每天都用靈滋養我?

在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,到底輸了多次!

“小寒,隻要你能醒過來一切都是值得的……我很快就能恢復的。”陸雲仙一如既往的溫,連忙去角的鮮努力出笑意。

“賤人,你忘了皇後的命令嗎,三天給大皇子輸一次,你才保住這廢的狗命!”

一聲嗬斥,驟然響起,隻見一名臉沉的男子走了進來。

他是宮的李管事,奉大皇子之命看守在此。

“什麼?你說什麼?”

蘇寒聽到此話,頓時如遭雷擊,眼中瘋狂的攀爬出來,隻覺一怒火直沖雲霄。

他知道雲仙姐姐被騙了。

他這些年南征北戰,倘若剛剛凱旋就被人毒殺勢必引起軒然大波,甚至波及大皇子爭奪太子之位,皇後想要的不過是他的龍魂罷了!

可憐陸雲仙一心隻想救他命,反而被利用!

皇後謀害了他十年,現在又盯上了雲仙姐姐的靈!

好毒的心!

此時李管事直接抓住陸雲仙纖細瘦弱的手腕,一掌直接將其倒在地。

他看著弱的陸雲仙,心中不由升起一陣邪火:“隻要你今天好好伺候大爺,讓大爺爽了,這事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……”

李管事看著蘇寒滿臉怒火反而似乎更加興。

“大爺早就想上你了,反正你早晚都要死,不如先讓大爺爽爽,正好這廢人也醒了,今天大爺就當著這廢人的麵強上了你!”

陸雲仙失過多,虛弱,即便瘋狂掙紮,也無濟於事。

“我殺了你!”

蘇寒雙目赤紅,殺意暴湧,他掙紮起來,猛然撲向李管事。

但他剛剛蘇醒,虛弱無比,又怎是築基境五重的李管事對手。

“廢,給我滾開!”

李管事一腳踹來,直接將蘇寒踹飛。

噗!

蘇寒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,摔倒在地,一口製不住,噴了出來,然後眼前一黑,便是昏死了過去。

隻是在他昏死之時,噴出的鮮濺落在手上一枚青銅戒指上。

頓時戒指中飛出一道青,沒他的眉心。

下一刻,他的意識出現在一座巨大宮殿中。

宮殿之上,有三個鮮凝的大字:

囚!神!殿!你!”蘇寒雙目赤紅,殺意暴湧,他掙紮起來,猛然撲向李管事。但他剛剛蘇醒,虛弱無比,又怎是築基境五重的李管事對手。“廢,給我滾開!”李管事一腳踹來,直接將蘇寒踹飛。噗!蘇寒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,摔倒在地,一口製不住,噴了出來,然後眼前一黑,便是昏死了過去。隻是在他昏死之時,噴出的鮮濺落在手上一枚青銅戒指上。頓時戒指中飛出一道青,沒他的眉心。下一刻,他的意識出現在一座巨大宮殿中。宮殿之上,有三個鮮凝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