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靜書解雲帆解雲帆徐靜書人氣小說 第20章

。“彆叫了,等會去局子裡有你說的。”男人怕了,拚命掙紮。這時,一道更大的力道狠狠踹在他頭上,直接整個人昏了過去。解雲帆眼神冰冷地可怕,回眸看向那個瑟瑟發抖的服務員:“報警。”跟著趕過來的經理臉都嚇白了,惹了這尊大佛,這家店怕是要涼。“解、解總,這件事是誤會,我們這向來治安很好的……”“我隻看事實。”解雲帆無情打斷,“還有,清掃垃圾。”他踢了踢腳邊昏迷的醉鬼。“是!愣著乾嘛,快搬出去!彆留著礙眼!”...林靜書抬頭看了眼監控,正好照在這邊的位置。

這下可有證據的,她是出於自保。

男人都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了,嘴巴還硬的很:“你這個死娘們!放開老子!”

林靜書又踩了一腳,踩得他聲音疼得發抖。

“彆叫了,等會去局子裡有你說的。”

男人怕了,拚命掙紮。

這時,一道更大的力道狠狠踹在他頭上,直接整個人昏了過去。

解雲帆眼神冰冷地可怕,回眸看向那個瑟瑟發抖的服務員:“報警。”

跟著趕過來的經理臉都嚇白了,惹了這尊大佛,這家店怕是要涼。

“解、解總,這件事是誤會,我們這向來治安很好的……”

“我隻看事實。”解雲帆無情打斷,“還有,清掃垃圾。”

他踢了踢腳邊昏迷的醉鬼。

“是!愣著乾嘛,快搬出去!彆留著礙眼!”經理一拍服務員的腦袋。

解雲帆看向林靜書:“他碰你哪了?”

“臭味熏到我了。”

林靜書扇了扇鼻子,剛纔手上還留著擦手的紙巾,倒是充當了手套的作用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林靜書趕緊丟掉,又擠了點門口的消毒液。

解雲帆的眸光微微動了,聲音輕了一些:“你做得很好,但下次不要莽撞,適當求助。”

林靜書微微一愣,解雲帆難道是在關心她?

不對,他隻是叮囑後輩吧。

為了掩飾自己的心理活動,林靜書就隨口扯了個話題。

“一般人動不了我,要知道,M國的治安可不怎麼好。”

所以,這兩年她林靜書不僅學了散打,還學會了槍擊。

不過,國內不允許持槍,她當然不會知法犯法。

解雲帆薄唇微張,欲言又止。

“嗯。”

“咕嚕嚕……”

這時,林靜書的肚子叫了起來。

林靜書尷尬地摸了摸肚子,問:“今天還吃飯嗎?”

“換個地方吧。”

解雲帆竟然又一次妥協了。

林靜書心裡震驚不已,她以為解雲帆肯定會嫌她麻煩,說不定還會嫌她晦氣。

事實證明,解雲帆真的變了。

換了個地方之後,林靜書也懶得想那麼多了,認真乾飯。

一不小心把酒當水一樣喝多了,腦子有一點的昏沉。

但也還算保持清醒。

林靜書心想,幸好不是自己開車來的,不然就是酒駕了。

送林靜書回去的路上,車窗打開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林靜書說的太悶了。

林靜書不知道,也不敢自作多情。

風吹進來,讓她的腦子清明瞭一點,纔回想起來,這一晚上好像什麼工作也冇談。

她是不是把合作談崩了?

真是一大敗筆。

這兩年來,林靜書還冇有過失敗過。

不行,她還要挽救一下。

這麼想著,林靜書朝解雲帆看過去:“解雲帆,關於合作的事我們下次……”

忽然車輛一個急拐彎,林靜書因作用力身子一傾,就直接倒在瞭解雲帆身上。

夾雜著微微檀木香的雪鬆氣味將她包裹,林靜書才清醒一點的神經一瞬間繃斷了。

抬眸,看到的就是解雲帆的喉結,棱角分明的下頜,和那雙唇。

“林靜書?”

解雲帆的唇在動,似乎在喊她的名字。

但林靜書聽不真切,她的耳邊像是塞了兩團棉花似的。

是在做夢嗎?

否則解雲帆怎麼可能允許她靠得這麼近?

既然是夢,那自己就算再做一件事也沒關係吧……

林靜書伸手攀上那脖頸,對著那薄唇吻了上去。,林靜書也懶得想那麼多了,認真乾飯。一不小心把酒當水一樣喝多了,腦子有一點的昏沉。但也還算保持清醒。林靜書心想,幸好不是自己開車來的,不然就是酒駕了。送林靜書回去的路上,車窗打開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林靜書說的太悶了。林靜書不知道,也不敢自作多情。風吹進來,讓她的腦子清明瞭一點,纔回想起來,這一晚上好像什麼工作也冇談。她是不是把合作談崩了?真是一大敗筆。這兩年來,林靜書還冇有過失敗過。不行,她還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